念归

懒癌晚期

#梦间集团刻#

停伫流连,梦境之间
天地为局,执剑破关

【紫薇x你】更深露重

我已经不会写东西了于是摸个小段子
小学生文笔慎入
紫薇x我
满足一下我的少女心x

以下正文

又是一个做了噩梦的夜晚,你“扑”地从床上坐起,背上已经被冷汗浸湿。
溺亡的感觉是那么真实。你拍着胸口平复心情。
抹了把上的冷汗理了理碎发,你往屋外走去,不出意外的在院内看见了紫薇,似乎每个夜晚,他都在那里。
今晚月色很美,夜空干净明澈,两三颗星点缀其上。银白月光洒落地面,院内景色都被笼上一层纱,看的不甚明朗。紫薇的面容也镀上一层银霜,像是谪仙一般。
真好看。你站在他身后,心里默默赞叹着。
他应该是察觉到的,但也没有戳破你,自顾自地喝着酒,看着月亮。
就这样保持着诡异的安静气氛。

一阵凉风吹来,匆匆出门的你没有备毯子或其他,薄薄一件里衣自然是挡不住深夜的寒意,加上汗湿过后,更是难挡。
“阿嚏。”
他转过头,皱着眉看向我:“无聊的事就别来烦我了。”说着转头便走了。

看他远去的背影,你眼里的光一下黯淡下来,抬起头看着皎洁的月光,明明景致未变却无心观赏。更深露重,你不住地往冰冷的双手哈气。
“大半夜出来也不知道披件衣服。”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随之而来的是一件绒毯披在了你的身上,“生病了到时候还要别人照顾,可真麻烦。”
熟悉人嘴硬的脾气的你选择性挑出了重点,紫薇在关心我。你突然觉得不是那么冷了,手覆上毯子,无意触到紫薇的手,也是那么的冰冷,就像他的外表那样。

于是你双手握住紫薇的手,用掌心的一点温度贴着那只手。
“别做多余的事,你是想讨好我吗?哼,没有用的。”紫薇看着我的动作,试图抽出手未果,歪了歪头有些没好气的讲到。
“我就是喜欢你,没别的啊。”看着人这样讲,你无辜地眨眨眼睛看他。
紫薇也没再接话,偏过头去看庭院的景色,但你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他泛红的耳根。
啊紫薇真可爱。你感叹着。

刻完啦——
这个黄really可爱!

尽量模仿了一下原图的色x
没来得及套色
还有颗星星给我吃了x
感谢太太画出这么可爱的少天!@杂煮虎猫糕

睡不着起来开趟车

毫无营养,背景私设,ooc严重

链接走评论

【杜李】no title

群内月稿


李白有些日子没出现了。


杜甫这样想着。 


他初来乍到,此地太过陌生,唯一能算上熟络的是李白,也全靠他当着向导领着杜甫走遍了长安城附近,向七七八八的人介绍他杜子美。


 托他的福,自己才能在这落脚。


 可太白兄去哪了呢?杜甫思索着,一边在街上张望着,寻觅那熟悉的影子。不愧是长安城,整日人来人往,大海捞针般的寻找,杜甫很清楚,不会有结果的。



 “哎哟!”“抱歉!”杜甫被这声惊叫叫回了神,下意识道了歉。低头见一对毛茸茸的大耳朵,心下了然,向他打听打听太白的事吧。杜甫这样盘算着。

 “没事没事。”李元芳今日心情异常的好,小小的人像个移动的小太阳,鼎鼎有名的密探也不过一介孩童,最不会掩藏心事了。 

“密探先生今天心情不错呢,是因为难得有空上街吗?平日很少见着呢。” 

元芳抖了抖耳朵,“那是!我能忙成那样还不是多亏那李太白!不过他近日人间蒸发了一样让我省心不少。狄大人特批我休息一天,还给了我糖葫芦!”看着那人亮着眼睛炫耀着糖葫芦,杜甫有些失笑。 

“咳,太白近日哪去了呢?” 

“他啊,谁知道呢,近来不去烟花之地打发时间也没去酒肆买醉,家中也不见踪影,峡谷内更是没见着了,据说去稷下拜访某人,但夫子和庄贤者也都说没见到,真像是蒸发了呢。先生怎么了?是要去寻他吗?” 

杜甫对着李元芳作个揖道,“在下正有此意,在此谢过密探的消息了。” 

“帮的上忙就好。”李元芳朝杜甫摆摆手,转身继续去看那些新奇的小玩意了。 

稷下么……杜甫盘算着去探个究竟。



 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稷下的环境只一眼便如佳酿般让人醉过去。望眼去只见竹林葱郁,阳光温柔地从竹叶间透进,在混杂着青草气息的地面上晕开光斑。几座木屋缀于其中。不时有鸟儿欢鸣,远处依稀可辨的通天塔遥望着此处物是人非。 这里便是稷下。杜甫踏上这片土地,只觉得整个人平静了不少,他深吸一口气,寻找着身边的人打听李白的消息。 

“请问,李白在这里吗?”

 “不好意思我要迟到了麻烦让一下啊啊啊啊啊……” 

“啊……抱歉。” 


“请问李白在这里吗?”

 “我不知道,抱歉。” 

“啊……麻烦了。” 


………… 


忙活了一上午却毫无收获,处处碰壁的杜甫有些沮丧。他叹口气,四下里寻找着可问的人。 一个青白色的身影从木屋内走出,杜甫看见就像救星一般冲了过去。 

“秦医生!您见过太白吗!” 

扁鹊听见话里的名字,身形稍微一僵,看了看来人,也不说话,示意跟上。


 杜甫轻手轻脚跟上扁鹊,走进屋子。还没来得及看屋内布局,只听见那心心念念的声音: “小医生?你回来了?有带好酒吗!” 

杜甫激动得一个趔趄,还没站稳就踉踉跄跄朝声源找去。 他推开侧边一扇门,冲进屋内。只看见一位褐色长发的女子端着酒杯坐在窗边。

 “你你你……”杜甫显然受到不少惊吓,脸涨得通红,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来。 那女子先是一愣,然后“噗嗤”笑出声来,“原来是子美啊,找到这里也挺辛苦吧,先坐先坐。”说着便要递个酒杯给杜甫。 

“等等,姑娘你……” “她是李白。”扁鹊走进门道,“既然有人找到你了,两位又是至交,李白你可以从我这搬走了吧?”说着便想撵人。 “小医生你别这么绝情啊,说好要让我变回去的呢。并且事情会变成这样,有你的原因吧?你怎会这么无情,赶我出去呢?对不对啊?”李白朝着扁鹊眨眨眼睛,无辜地对他笑。

杜甫看着两人打打闹闹,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感到有些心累。


 杜子美,一个布衣,来到王者峡谷一周有余,感到了世界的满满恶意。


TBC

一个短篇还要拖
懒癌没救了